紫苏一叶🌂🍃

【伞修】秋有丹枫悦君心(一)

序•
双生只为博你一笑,重生只为在你身旁。

chapter1:
秋,姽婳如细水长流;枫,艳红如脉脉爱情。转眼一季光阴悄然而去,秋枫被纯净的初雪取而代之,只余下,记忆中的那团火红……
松软的雪,轻柔地覆盖着柏油马路。天地间仿佛唯存着那一片只存在梦境中的纯白。几个清洁叔叔扫着雪,想清理道路,可雪不见小,反之大了起来,仿佛断了线,无穷无尽地飘落着,妄图淹没一切。
凛冽的寒风像一个肆无忌惮的恶魔,疯狂地侵蚀着人身上仅存的温暖。不由得让人怀念不久前的秋季,怀念不久前的秋景,怀念不久前的事情,怀念不久前的……人。
即使百般掩盖,百般妄图遗忘,甜蜜的从前,甜蜜的回忆,也总是会不经意地浮现在脑中。
最不愿失去的,失去了。
最不愿想起的,想起了。
明明已经想遗忘他了,可为什么就是狠不下心?
苏沐秋……
怎么又想起他了?叶修的嘴角泛起了一丝苦笑。
十年了……叶修似被催眠般慢慢合上了眼眸,像是被施了魔法般,喊出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的名字。
“沐秋……”
“你,还好吗?”
十年离别,十年枯等,十年守候,皆因你。
我虽身披荣光,却是在心中唱着始终不弃的离歌。
“唉——”叶修踌躇了一会儿,“算了,今天这么冷,你在南山,也一定会冷的。哥去看你了……”叶修裹紧了围巾,走到不远处的车站招了辆的士。
“师傅,去南山公墓。叶修说着,将手插进羽绒服的口袋里取暖。
“这么冷的天,小伙子,你确定要上山? 况且这清明早过去了……”
“所以才更要去看他,否则冻僵了,就不帅了。”叶修半开玩笑地说。
“哈哈!”司机一边笑一边发动了汽车。“那人对你来说,一定很重要吧?”
”嗯,非常重要。”叶修一边应着,一边看着窗外飞快闪过的景色。
过了大约十五分钟后,车停了。“小伙子,到了,下车吧。”
“谢谢大叔,再见。”叶修向司机告别。“天冷,小心着凉。“叶修看了眼鼻子冻得通红的司机,忍不住多说了两句。
“小伙子,你真贴心!像你这样的人,一定会有很多人喜欢的。有缘再见。”司机笑了笑,驱车走了。
司机说的没错,叶修确实有着一大堆的粉丝和追求者,可是,再多又如何?他真正在乎的人已经不在了。
想到这,叶修的眸子暗了暗,片刻失去了原有的光泽,同时加快了上山的脚步。
冬天的南山公墓很是荒凉,除了叶修外,再没有一个人。轻如柳絮的雪飘着,给这原本就荒凉,原本就阴森的南山公墓,增添了几分沧桑感与几分凄凉。
叶修走到一个简陋的墓前蹲了下来,用手轻轻抚摸着贴在墓上的照片,他似呢喃般的轻声说道:“沐秋啊,哥来看你了。今天这么冷,在天堂注意保暖。哥带着君莫笑在第十赛季拿下了冠军,又带着首届荣耀世界邀请赛中国国家队拿下了世界冠军。哥现在可是飞黄腾达了……”
“对了,哥在第十赛季的常规赛刚开始的时候,就故意留下了一场比赛。沐秋,哥……哥可一直等着你带着秋木苏回来,创造个38连胜,来赢哥……”
“可是,你的手……好像再也不能碰触到冰凉的键盘……”
“你知道吗?当时哥拿下世界冠军,嘲笑F国队队长的时候,F国队队长的鼻子都气歪了!哈哈哈!你不知道那有多好笑!特别是他说的最后一句‘你给我等着,下次我一定赢你!’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“而且,A国队领队、E国队领队、J国队副队长貌似都对我有意思。沐秋,你要再不回来,哥估计都要被人拐跑了……”
“还有,剑圣大大在苏黎世和幸运E抢着吃Truffes,结果吃进鼻子里去了,哈哈哈哈哈哈!是不是特别搞笑?剑圣大大还说这是黑历史,不许外传,不许提……”
“有人说:‘天使已经准备好面对你一生中遇到的敌人。’可是当你在被车撞之前,天使为什么没有消灭这个名为‘车祸’的敌人?为什么还让你去了天堂?为什么让你离开我和沐橙?为什么要让我们分开?为什么……”
叶修喋喋不休地说着,说这些年来的经历和感受,说这些年来发生的事,说自己对他离开的不满,说……他将这一切娓娓道来,讲给那个可能听得到,也可能听不到的人听。
苏沐秋很安静地倾听着叶修的叙述,时而绽放出风华绝代的微笑,时而露出焦虑的神情。他有很多很多话想对叶修说,可是,叶修不仅看不见他,也听不见他的声音,他心中的话无法传达给叶修,就像有一道无形的墙,把他们给隔离开了。明明就附身在叶修外套口袋里的秋木苏上,可就像隔了千山万水;明明近在咫尺,却又仿佛在天涯……
不行,不行,不行!我要出来!出来见他啊!
苏沐秋动用了所有灵力,脱离了秋木苏。苏沐秋万分惊喜地看了看自己的手,十年了,我终于出来了!
他抬起头,看见了那道熟悉的身影,那个令他日思夜想的人。
十年了,我终于见到你了,阿修……
“沐秋……”叶修缓缓地站了起来,平日懒散的眼睛里,写满了迷茫和悲伤。
“你,在……哪里啊?”
陡然,他觉得他的心,恍如被一把滞钝的锉刀残忍地割开,凄怆与酸楚从伤口流出,晕染了一地忧伤。
“阿修,我在这儿啊。我一直在……陪着你啊……”